首页  最新动态

福建技能大师风采:海柳雕大师陈佛顺-点柳成金 “海峡神木”雕刻出生命力

来源:   更新时间:2020-05-13    阅读次数: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海柳是一种极难觅到的珍贵生物,属于珊瑚的一种。活海柳浑身是宝,用途广泛,古时曾是帝王将相的高贵玩物。以它雕成的烟具,清凉润肺;以它制成的药材,止痛降压。它还有一个昵称——小气象台。

    

    与台湾隔海相望的漳州东山岛,海风带着亚热带的温润气息,漫步街市,徜徉其中,仿佛进入一个“海柳大观园”。不时可见当地艺人根据形形色色的海柳枝桠姿态,雕刻的鱼虾禽鸟或果蔬花卉等浮雕烟斗。这种具有浓郁南国海岛特色的珍贵烟斗,具有凉喉润肺,过滤尼古丁的作用,比香烟的过滤嘴略胜一筹,被誉为工艺一绝。海柳烟斗乌黑滑亮,着实令人喜爱,对“烟民”来说,如果把这样一杆精美的海柳烟斗丢失掉,会犹如丢失金玉般心疼。奇异的是,用活海柳雕刻的烟斗,每当气候变化时也会变得潮湿黯淡无光。天气晴好时,又还原如初。

  

    金玉易得,海柳难求

 

    在我国台湾海峡的海底,生长着一种古老、奇异而又珍贵的生物——海柳,它寿命可达千年,以吸盘紧固在海底礁林间,高可超4米,因其生成树枝状,枝条纤美柔韧,形似陆上的柳树而得名,有红柳、赤柳、乌柳、石柳、藤柳等品种,尤以红柳、赤柳名贵。一株海柳长到1米高,起码得200年时间。科学家测试证明,它是养不大的“千金”,每年才长高5毫米。海柳暗藏在深海,采伐不易,加之生长缓慢,故有“海峡神木”誉称。     

    由于海柳采集不易,闽台渔民拖网作业时或钓鱿鱼的多爪钩偶尔缠到一些枝桠,便如获至宝。在福建东山岛东北面不远的深海里,潜水员曾发现一丛罕见的海柳,它的树冠如伞,柳旁栖息着一只老海龟,每当天气即将异变,这个海区水色便会变混浊,并伴有“轰轰”的低回声响,当地老渔民喻之“天然气象观测区”。这又给海柳罩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闽南沿海用海柳雕制成艺术品的历史悠久。1958年,在东山岛官路尾村古代金石巡简司遗址附近,发掘到一座宋代古墓。从陪葬品中发现有一些完好无损的,用海柳雕刻的手镯、茶具等陪葬品。可见,海柳有多么惊人的耐腐力!从另一方面看,可知海柳雕工艺源远流长。

    海柳质地坚韧耐腐,有“铁木”之称,是雕刻珍贵工艺品的上好材料。海柳雕在东山县流传有上百年的历史,东山海柳雕刻艺人善于利用海柳的形状、色泽和坚硬耐腐、材质细腻等特点,雕刻出各种精美的烟斗、手镯、茶杯、佛珠、戒指等艺术品,巧夺天工,独具迷人海韵,因而多次被选送全国工艺美展和“广交会”展销,令中外客商叹为观止,赞赏不已。一些侨胞回乡探亲时,指名要海柳工艺品。他们说,“金玉易买,海柳难求”,更不要说经过精雕细刻的精美工艺品了。在东山县十多位从事海柳雕刻的民间艺人中,陈佛顺是最出名的一个,陈佛顺通过网络把东山的海柳雕艺术推广到海内外,提高了东山海柳雕艺术的知名度。可以说许多海内外的海柳雕收藏爱好者通过他的网站才了解到东山的海柳雕。

 

    独创门宗,奇柳神匠

 

    沿着铜陵镇三角点的一条小巷子,七拐八弯,好不容易走到了陈佛顺的家里,这是一间不起眼的闽南旧平房,大厅正中间挂着一幅大大的关公画像。 现年五十一岁的陈佛顺,是闽南颇有名气的海柳收藏、雕刻家。陈师傅说,岛上渔民普遍信奉关帝爷,而自己也不例外。在房子里,随处可见各种各样的海柳雕刻作品和半成品。除此以外,家里很难看到几件贵点儿的家具。而在他的这些作品里,甚至还有价值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海柳雕。

    陈师傅已经把自己所有的精力和金钱都投入到海柳雕刻上了。工作室是一个很简陋的小房间,雕刻使用的工具也基本上是制造或改造出来的。一把锯经过打磨和再加工后,就成为他得心应手的雕刻刀。房子虽然简陋,但陈师傅说:“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才更容易给我带来创作的灵感。”

    “雕个烟嘴一般情况下需要经过锯、取材、打坯,钻洞、雕刻和抛光等几道程序”,陈佛顺手里捏着一把由锯改装成的雕刻刀,细心地讲着他的雕刻经验:“这就是‘陈佛顺雕刻法’,完全是自创的,别人可模仿不来,它跟木雕、艺雕、石雕都不一样。别人雕刻需要一整套的刀具,而我更喜欢单刀,可以根据海柳的造型,随心进行雕刻。”

    做海柳雕刻,构思非常重要。每一枝海柳都有它独特的外形,必须根据它的外形特征进行设计,陈师傅经常拿着一根海柳一看就是一整天,甚至还把海柳带到海边沙滩上、带到寺庙里,一遍遍地看,通过变换环境来激发自己的灵感。

   “构思完以后,就开始进行雕刻,材料比较差的地方要先雕掉,留下好的。海柳的质地很硬,现在一般都借助电动刨打坯。打坯主要是打出构图来,把外皮包括那些里面的珊瑚虫、贝壳灯东西先处理掉。雕刻时,我用一把刀就可以代替很多种工具,比如雕龙,雕个龙的初坯,我这把刀好转弯,也可以这样抠。雕龙要显示出它的威风,不仅要雕好关键的龙头,龙的两个前腿也是相当重要,要和龙头配合得好,才有威力。”

陈佛顺从事海柳雕刻已经有20多年了,虽然没有经过专业训练,但他凭着对海柳雕刻艺术的热爱,不断地刻苦学习钻研雕刻技术,闯出了一条独具特色的海柳雕刻技法,刀工与色彩的巧妙配搭,使作品更现视觉上的冲击力,对传统的海柳雕刻文化,雕刻工艺整体水平的提升以及创新题材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在当地,像他这样精通海柳雕刻的技师少之又少。

    

自臻化境,大师之路

    

    陈佛顺从小爱好艺术,但由于家景贫穷,没有上过艺校。陈佛顺从小随父亲陈科——东山著名的海柳雕民间艺人学习雕刻艺术,在其父的悉心传授下,打下了坚实的雕刻技术功底。平时,他对雕刻工艺有着浓厚兴趣,曾在东山县造船厂当过技术工人。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有一天,邻居渔民黄大伯从海上带回一节干枯的海柳残枝,陈佛顺经过进行观察和研究,将这一节海柳加工成精美的烟嘴。

  当时,陈佛顺家乡的渔民经常在台湾海峡捕鱼,有的人看到打捞上来,带着泥土的海柳树残技断桠,以为是一文不值的杂树枝,便当柴烧或随意扔掉。对海峡两岸渊源历史关糸颇有研究的陈佛顺知道,海柳海柳属黑珊瑚腔肠动物。因外形类似陆上柳树,因此得名。据科研部门测验证明,海柳是养不大的"千金",每年长高才二三厘米,一株一米高的海柳至少要有二百年时间。由于海柳暗藏在深海,采伐不易,素有“龙宫瑞宝”的誉称。由于陈佛顺收藏的海柳全部是当地渔民在台湾海峡捕鱼作业时偶尔捕捞的,故取名为“海峡神木”。

  陈佛顺认为海柳树一枝一节都是宝,而且也可成为相当高的艺术品。于是,他通过不断地刻苦学习钻研雕刻技术,让一枝枝小小的海柳树杆变成一件件千姿百态、若人喜欢的工艺品。从此,他与“海峡神木”结下不解之缘,走上一条以东山岛海洋古生物种群海柳等为原料的烟斗、烟嘴等工艺品雕刻之路。

自从1983开始专职从事海柳雕创作后,经过28年的磨练,陈佛顺的技艺突飞猛进,特别是集继承和创新为一体,如:善于利用海柳的奇形怪状、雅观色泽等特点潜心钻研,融合当代的审美观念和设计理念巧妙构思,以海柳的生理纹路入手雕镂出精美玲珑的工艺品,并结合红柳、赤柳、乌柳、石柳、滕柳的天然色彩,最大程度地凸显作品的庄严华丽、雍容华贵或造型奇特、清雅别致的艺术效果,使作品独具迷人海韵,深受广大海柳雕爱好者的青睐,2009年经考评获得高级技师(木雕工)职业资格。 

   

    点柳成金,艺海惊鸿

  

    海柳雕刻和木雕根雕属同类,但又有自身的特色。海柳生长缓慢,采集不易,珍贵的品种更是难得。如果一般工匠入手雕琢,功力不够,很容易损毁材料,无异于暴殄天物;非眼力手艺高超,充满信心者,不能创造出传世之作。  

    其海柳作品,首重取势,巧于取色。其刀下之作,有的状如拐杖,有的状如宝刀;有若渔舟唱晚,有若犀牛望月,有若潜龙出水,有若老树新枝;有的像婀娜少女,标致身材玲珑浮突,有的像翩跹舞娘,辗转扭腰;有南瓜丰硕者,有海螺攀爬者,有巨炮轰鸣者,有鹿角崎岖者……种种妙趣,只在于三分形似,七分神似。配合材料的种种色泽,则更是千姿万态,无限联想。有的如剑悬中天,有的如牡丹怒放,有的如半天霞光,有的如天火烧云,有的如星光灿烂,有的如火树银花,有的如枫叶漫天。这一根是写意国画,寥寥数点着墨,惊鸿一瞥,刹那芳华;那一枝是半山云气,瀑布高悬,飘渺迷蒙……意象和具象有机地相结合,将写意派和写实派两种不同的手法水乳交融,功力已臻化境。

    “这是凤尾柳,俗称赤柳;这叫虎斑柳;这种是石柳、乌柳、藤柳,尤以红柳、赤柳为名贵。”陈佛顺引着笔者参观他花了二十多年心血经营起来的海柳收藏室。如今的陈佛顺既成了海柳的收藏家、雕刻家,还是鉴别真假海柳的行家。他对各种质地的海柳非常熟悉,什么是“活柳”、“死柳?,什么是“海铁树”还是“海柳”?经他的手一摸,眼一看,即刻就可分辨出来。

  在海柳作品陈列室,“九龙戏珠”、“八仙过海”、“红孩儿斗龙”、“吉庆有余”、“弥猴摘桃”、“松鼠拖葡萄”等各种造型奇特、形象生动有趣的海柳雕工艺品,令人大开眼界。一枝看上去不起眼的海柳经过陈佛顺的巧手雕琢,变成了有生命力的艺术品,像单龙戏珠、松鼠拖葡萄、松鹤延年等这些形象逼真,惟妙惟肖的雕刻作品都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陈佛顺的海柳雕刻《九龙托弥勒佛》的拍卖价格达到了186万人民币。  

    “九龙戏珠”是陈佛顺的得意佳作。他说,多年前,他花重金好不容易从当地一位孙姓老渔民手中,购买一株生长百年以上的虎斑柳,该海柳材料色泽黑金,质地坚韧,陈佛顺非常高兴,决心将此材料雕刻成独一无二的“九龙戏珠”大烟枪。经过他七百多天的精雕细刻,终于完成了“九龙戏珠”的制作。

    

    培育新人,传承奇技

 

至今,陈佛顺的海柳作品已获得《第七届中国美术工艺品展》铜奖、《中国“海丝”工艺品博览会》金奖等多个奖项,并且,陈佛顺大师是国内外首个以海柳雕刻艺术品参赛并获得多个奖项的雕刻家,已然成为国内最专业最顶尖的海柳雕刻艺术家,堪称海柳藏品的鼻祖。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对海柳雕表示认可,海柳雕收藏市场也风生水起,陈佛顺高兴地说:“以前是咸苦苦的‘朽木’,如今也登上大雅之堂了!”

陈佛顺创作的同时注重培养新人,为传承技艺、弘扬工艺美术事业作出自己的努力。去年,他建立了“陈佛顺海柳雕技能大师工作室”,并通过网络把海柳艺术推广到海内外。由于海柳肢体小、枝桠怪状、且长满贝壳、布满沙洞,没能有一根较为完整的可供设计加工,其雕刻创作的难度远高于木雕和玉雕。加之海柳资源极其稀少,这门手艺正逐渐濒临失传。因此,人才培养成为技艺传承的关键所在。

其大师工作室注重以“培、练、赛”和“传、帮、带”培训过程为依托,加快专业技能人才的成长,让海柳雕技艺传承下去。目前工作室的实训场所是陈佛顺的一个小型加工厂,满足学生学习雕刻场所的需要。此前已经带过数十名徒弟,其中有两名已是高级工,两名初级工,以及数名前来拜师学艺的海柳雕爱好者。大师工作室的计划显示,陈佛顺计划每年带徒3——5名,工作室经过一个管理周期运行后,到2014年将努力培养出3——5名技能人才、3——5名高技能人才。目前,其工作室被定为东山海柳雕传习中心,东山县文化体育局给予了高度重视。    “陈佛顺海柳雕大师技能工作室”的成立,积极发挥了名师带徒的作用,对学员进行理论和实操训练,从中造就专业技能拔尖人才,致力于传统技艺的传承、创新,为我省工艺美术行业的发展做出努力。

从艺至今,陈佛顺的作品曾多次获得全国、全省性工艺大师精品展奖项,被国内外的收藏家收藏 , 并远销新加坡、泰国、日本、韩国和台、港、澳地区。日前,海柳雕被确认为第三批福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陈佛顺是海柳雕传承人。“我希望能将海柳工艺品艺术发扬光大!”陈佛顺说,近年来,他己将海柳加工技术逐步传授给青年一代,并在网上开一个海柳展,以便让海内外人士更多地了解认识这种“神木”,更懂得它的艺术价值。所谓路漫漫其修远兮,陈佛顺作为海内外海柳雕刻、收藏第一人,任重而道远;幸而正年富力强,必将在艺术的道路上取得更大的成就,为海柳雕刻艺术发展继续做出新贡献。

 

 

 

 

 

大师档案

陈佛顺:男,19626月出生,省级工艺美术大师、一级(高级技师)职业资格,初中文化。第三批福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海柳雕传承人。